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论如何规制立案登记制实践中的滥诉行为

发布人:郑玉梅   来源:赤水市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6-03-28    

 2015年4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该《意见》改革了人民法院案件受理制度,人民法院立案工作由立案审查制改变为立案登记制,并对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要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依法保障当事人诉权。这一重要司法改革措施,是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立案难”问题的关键之举,对推进法治国家建设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立案登记制的施行从根本上解决了“立案难”,但也带来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其中滥用诉权的行为明显增多, 有的当事人出于拖延履行时间、谋取不正当利益、或逃避债务而转移、隐匿财产、不履行执行义务等目的,利用立案登记制进行恶意诉讼、缠诉、虚假诉讼等滥诉行为,损害其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例如张某为了逃避债务,以诉讼的形式,将自己的两辆车卖给宋某,使真正的债权人李某利益受损。

一、滥诉的概念

滥诉是滥用法律赋予当事人的正当权利进行诉讼。滥诉贯穿于庭审始终,主要表现为滥用反诉权,滥用撤诉权,滥用管辖异议权,滥用申请回避权,滥用申请财产保全权和先予执行权,滥用上诉权,滥用强制执行权等。滥诉主要分为三大种类: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诉。虚假诉讼是指利用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采取虚假的诉讼主体、事实及证据的方法提起民事诉讼,使人民法院作出错误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利用法院的审判权、执行权,非法侵占或者损害国家、集体或他人的合法权益。恶意诉讼是指当事人以虚假的事实提起诉讼,利用诉讼为自己谋求不正当利益的诉讼行为,这必定牺牲对方当事人的正当、合法利益,且是对司法权威的挑战,严重影响人民法院的声誉。简单说恶意诉讼即是诉讼的当事人滥用诉权,恶意提起诉讼,损害对方当事人、第三方的合法利益的行为。恶意诉讼不只是发生在民事诉讼领域,在刑事诉讼领域也有出现,例如故意捏造事实,对他人进行犯罪告发,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的行为,也应认定为恶意诉讼。它有多种表现形式,诉讼欺诈是最典型的一种形式,是指原告在捏造事实和伪造证据的基础上提起的诉讼,其目的是利用现有的有利证据和借助诉讼技能,从而通过满足其诉讼请求而侵犯他人利益,达到自己的某种不法目的,其不仅表现为捏造事实实施诈欺诉讼行为,也可表现为隐瞒事实提起欺诈诉讼、向法院提供虚假证据等。无理缠诉是指在司法活动中,一些诉讼当事人明知自己缺乏正当、足够的理由,明知没有合法、可信的证据,却仍然为了满足自己一些无理、过分的要求而胡搅蛮缠、久诉不息的行为,部分当事人死缠硬磨、无理缠诉的行为,不仅侵占了原本就紧张的司法资源,浪费国家财力、无理,同时也是对司法权威的藐视和侵犯。

二、滥诉主要集中于哪几类案件

立案登记制实施以来,我院案件虽然大幅度增加,但是并未出现滥诉行为案件。我认为民事诉讼中的恶意诉讼主要集中于以下几个领域:

一是劳动争议、工伤领域。主要表现为用人单位恶意拖延工伤赔付,对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认定的事实劳动关系或者工伤保险待遇恶意起诉、上诉,也包括对劳动部门作出的工伤认定恶意提出复议、诉讼。

二是交通事故领域。肇事者或是保险公司故意为了拖延赔付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医疗费、误工费等损失恶意提出司法鉴定或上诉。

三是医疗事故领域。医院作为医疗事故的责任方为了拖延时间,对没有争议的医疗损害部分恶意提出司法鉴定耽误审理期限,故意拖延的。

四是名誉侵权的恶意诉讼。名誉侵权的恶意诉讼主要表现在滥用诉权提起名誉侵权诉讼,借以达到阻止或者弱化他人对其活动的监督与批评。

五是民间借贷恶意诉讼,即恶意伪造证据材料,借助司法判决取得他人财物,或者当事人双方恶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侵犯其他真正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三、滥诉的影响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滥用诉讼权利的行为不仅侵占了紧张的司法资源,影响本就不足的法院外部权力配置,并冲击着法院内部审判资源,更不能满足日益增长解决纠纷的需求,浪费国家财力、物力,同时也是对司法权威的藐视和侵犯,滥诉行为必须进行规制。

  1.依法严厉打击。一旦发现当事人恶意诉讼、滥用诉权的行为,法院应当驳回当事人恶意诉讼、滥用诉权的起诉,或者认定其恶意诉讼、滥用诉权的行为无效等,情节严重者,可以视情况对其采取训诫、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更是提出对违法滥诉行为加以制裁:“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或冒充他人提起诉讼,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实行赔偿制度。对于恶意诉讼、滥诉行为导致他人受到权利侵害的,侵权人应当对权利受到侵害的当事人进行民事赔偿,由此减少受害方的损失,具体的赔偿方式可以包括经济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经济赔偿包括返还财产、恢复原状,赔偿损失。其中,赔偿损失是较为重要的侵权责任方式,侵权人不仅要赔偿其滥诉行为给受害人造成的实际财产损失,还应赔偿受害人因其滥诉行为支出的律师费、差旅费、误工费等损失。

侵权人的滥诉行为在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的同时,还会给受害人制造巨大的精神痛苦,使受害人陷于无端的诉累中,精神损害也应列入赔偿之列。精神损害赔偿是针对滥诉行为侵害他人人身权,给其造成不良影响,毁坏他人名誉等精神损害应承担的一种责任方式,例如恶意申请宣告他人死亡造成名誉受损的,法律有义务将这种非正常情形予以修复。这种责任方式主要包括: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恢复名誉三种 。

四、规制滥诉行为的意见和建议。

滥用诉权常以虚假诉讼的合法形式进行掩盖,获取非法利益。这种行为不仅侵犯国家法律、审判权,而且浪费紧缺的司法资源,如果不加予规制,法院将沦为非法行为的获利场所,造成人民群众对法律、法院及司法产生信任危机。鉴于大量的恶意诉讼和滥诉等行为出现,急需针对性建立完善的预防惩戒制度,加大对滥用诉权行为的规制力度。针对滥诉,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健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使其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制定“多元化化解纠纷适用办法”,明确各社会主体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中的具体地位和责任,使各部门、各机关单位、人民调解组织等社会主体积极主动加入到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当中,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为人民群众提供快捷、高效的化解纠纷渠道。

    二是建议法院系统加大对立案登记制改革工作的宣传力度,引导当事人依法正确行使诉讼权利。建议上级法院及基层法院长期通过媒体对立案登记制改革工作进行正面宣传,讲解化解各类纠纷的方法途径,告知司法诉讼存在风险性和复杂性,使人民群众“理性诉讼“,选择最简便、快速、有效的途径维护合法权益,从而减轻当事人诉讼成本,提升司法资源利用率。

三是合理审查必不可少。法院对于立案环节进行一定限度的合法、合理审查,符合当前实践,其实质也有利于当事人权益的保护与实现。不诉不理并不意味着有诉必立。立案登记制要求“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前提是“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因此,立案登记制仍需审查,同时结合人民法院审判工作实际,考虑身处的司法环境,逐步推行。

四是提前释明告知滥诉应承担的法律后果。可以制订统一制式的《不正当诉讼行为告知书》,载明恶意诉讼、滥诉的界定、危害、后果等,并加大宣传力度,统一张贴或发放至前来立案的当事人手中。

五是建议上级法院建立公示“虚假诉松”、“恶意诉讼诉”、“缠诉”等行为的信息检索系统,加大力度清除“伪诉讼”。建立具有自动检索相同地区、相同当事人、相同诉讼、相同案由及相应的裁判文书功能的信息检索系统,并建议上级法院对“虚假诉松”、“恶意诉讼诉”、“缠诉”当事人进行内部曝光(具体操作类似于最高院对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的操作模式)。法院立案庭对被曝光的当事人进行严格的立案审查,根除“伪诉讼“行为,确保立案登记工作顺利开展。 

 六是建议立法机关出台相关的配套措施,明确立案登记制《规定》和《意见》中对违法滥诉行为惩治内容。建议立法机关对“指定期限”、“及时”等不确定或者不具体的词语进行具体解释,特别是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诉等滥用诉权行为的认定标准及及行政处罚、司法处罚、刑事处罚标准进行明确,使立案法官在认定、处理相关行为时真正做到“有法可依”。 

七是建议一审法院与二审法院建立“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上诉案件的集中报送、审理制度,提升该类案件的审判质效。一审法院对不符合起诉条件的案件实行专人专审,进行集中审查和审理,依法作出裁定或判决后,并将不服“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的上诉案件集中报送到上级法院,并进行标注,上级法院指定专人负责“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上诉案件的立案和审理工作,以便进一步提升审判此类案件的质效。

终上所述,人民法院不仅要严格实行立案登记制度,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同时也要规制各种滥诉行为。不断推动完善相关立法,加大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无理缠诉等滥诉行为的惩治力度,明确行政处罚、司法处罚、刑事处罚标准。更要加强诉讼诚信建设,规范行使诉权行为,从源头上根除滥诉行为。



【下一篇】  论金融借款纠纷的法律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