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夫妻共同债务法律问题研究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3-09    

 在人民法院的审判实践中,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在司法审判中逐年增加, 而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与处理,是婚姻家庭案件中审理的疑难问题,夫妻共同债务案件基于同样的法律条文但基于不同的事实,不同的法官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也正是基于没有统一的标准,案件判决结果对债权人的影响很大。为了更充分的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更多的债权人期望法院判决夫妻双方共同承担还款义务;而当没有达到债权人心里预期,以及法律释疑工作没有切实到位的话,就势必导致债权人对判决不满,进而产生申诉信访案件,也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所以,作为法律工作者,我们更有责任和义务对夫妻共同债务法律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一、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问题
  (一)认定
  1.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首先建立在夫妻“共同生活”的基础上对外产生债权债务的关系。夫妻共同生活的界定是按照登记,领取结婚证到夫妻关系不存续这一整个,但是夫妻共同生活的概念很复杂,涉及到很多因素包括,有共同的居住、时间长短、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共担风险等,例如A男因出国留学与妻子B分居,期间感情良好,联系不断,仍然属于“共同生活”。判断夫妻是否共同生活,要从夫妻双方在主观上有无共同生活的愿望和客观上有无履行夫妻双方应承担的家庭义务,来进行综合推理。在实践中,夫妻双方在有无“共同生活”没有很明确的分界,只能从双方的感情程度,同居时间的长短,联系的频率和财产的混合状况综合判断。
  2.对夫妻共同债务界定在司法学界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学者之间争议大,观点不统一,主要认为夫妻为共同生活或为履行抚养、赡养义务以及夫妻一方或双方治疗疾病等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我国在司法领域与西方国家相比较,仍处于尚未成熟的状态,所取得的成就仍然不能有效解决此类的纠纷,不能满足现在审判发生的新情况,原因是多方面的。
  (二)处理
  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债务,应当对外承担连带责任,根据《婚姻法》41条的规定: “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财产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清偿不足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根据这一条的规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清偿原则分为:
  1.共同偿还,夫妻双方共同所负的债务,有共同偿还的义务,进一步去履行共同偿还的责任,使得充分保障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2.协议偿还,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债务,按照一定的比例,以双方共同的意愿,合理分配,书面进行协议,既可以有一方承担偿还义务,也可以有双方共同承担偿还义务。
  3.判决偿还,夫妻共同债务在以上两种情况仍然不能解决问题,一方或另一方可以选择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根据事实要求和具体情况做出裁判,由此,夫妻共同债务的处理可以由以上三种情况综合运用,合理裁判,以保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若夫妻间实行完全分别财产制,在没有共同财产的情况下,婚姻关系终结时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应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由法院参照共同财产制下的同类问题处理。
  (三)债务清偿
  1.共同债务的具体清偿。
  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清偿,首先用夫妻共同财产清偿,夫妻共同财产不足以清偿时,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夫妻各自的法定个人或约定个人所有的财产中予以清偿。如果没有夫妻个人财产或个人财产不足时,方可以日后进行订立协议或者约定有双方或个人来进行清偿。
如何由夫妻个人或双方共同财产加以清偿,对于所要求清偿财产的比例双方在订立协议中明确要求或者双方共同进行协商。协商可以在人民法院的调解过程中进行,也可以选择其他时间地点进行。在夫妻双方协商不成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结合双方财产状况、教育程度、收入水平等综合进行考虑,不损害双方当事人利益的情况下做出最有效,最公正的判决。
  2.个人债务的具体清偿
  个人债务是指以个人名义对外所负的债务,在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债务与夫妻共同生活没有实质意义上的关联,所负的债务只解决个人生活所需的情况,而不能解决夫妻共同生活所需的物品。个人债务在清偿过程中,以个人财产的范围内对外加以清偿对方不负连带责任,如果夫妻一方愿意共同或个人的名义进行清偿的,法律也不禁止。
 
  二、我国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中存在的问题及成因
  (一)存在的主要问题
  1.立法问题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债务,直接影响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新修改后的《婚姻法》以及司法解释,为处理夫妻共同债务提供了良好的见解和主张,然而这些规定往往欠缺一些更有依据、更详细、更有利可操作性的法律观点,比如《婚姻法》第41条虽然明确规定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共同财产加以偿还,不足清偿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双方协议或法院判决,但是这一规定对外效力并不明确,为了弥补这个漏洞又提出了一系列司法解释,这使得审判工作在司法实践中困难重重,存在很多隐患。主要表现为:对第三人的保护不力;在新修改后的《婚姻法》中虽然涉及到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债务或离婚后应当对外承担清偿义务,但并没有明确规定承担何种义务,追究什么样的法律责任,所以说每一次司法实践中把第三人的利益放在首位进行考虑,展开审判活动时,都显然出现诸多不公的因素。
  首先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付的共同债务,第三人或者债权人要求只起诉其中一方,法院受理并支持债权人的诉讼请求,判决夫妻中的一方承担责任。在司法执行程序中,法院强制执行夫妻共同财产,或对列为被执行人的夫妻一方采取强制措施,法院在实体和程序上均具有商榷之处。在实体上,没有明确认定个人债务还是共同债务,在程序上并没有考虑夫或妻的另一方是否确定属于必要被告,是否有必要决定追加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诉讼与执行程序进一步分成两种不协调的审判活动,在这过程中夫或妻肯定会不损坏自己利益的基础上,为自己辩护,为自己说理,费时间、人力、物力、财力这显然对第三人的债权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其次离婚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付的共同债务,债权人起诉原夫妻双方。进入庭审程序中未在债权文书签署的原夫妻一方否认属于共同债务,债权人无法举证他们的债务属于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付的债务,仍然对第三人的利益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再次离婚后的共同债务,离婚时通过有关法律规定婚姻登记机关登记或者人民法院按照子女的抚养、教育、卫生状况进行考虑合理判决。离婚后,第三人起诉向原夫妻双方主张债权,法院根据结合原夫妻离婚时所订立的协议书或判决书中所确定的意见,判决对外承担连带责任或者共同责任。有的法院按照自己的职权利用自由裁量做出承担按份责任或归一责任的判决,这就违背了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生活所用的债务共同清偿的原则,显著消弱了保护债权人债权的义务。其四离婚后夫妻共同生活存续期间所付的共同债务,债权人起诉原夫妻双方,有的法院根本不考虑双方在共同生活存续期间是否订立协议或者对外清偿方面是否做过专门的公正鉴定,而直接一律判决共同承担清偿责任,这样不利于保护第三人的债权利益,反而进一步恶化夫妻双方在清偿方面所要面对的争议。
  2.观念问题
  夫妻共同债务难以认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初期,夫妻双方往往由于夫妻感情融洽,互相信任,互相忠实,不可能预见会离婚的后果,更不可能虑及离婚时债务的分担问题。所以,平常在主观上不愿意,在客观上也不注意收集和保存自己所借、所欠以及经营风险可能形成的夫妻共同债务的相关证据。一旦提起离婚诉讼,另一方往往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否认债务。比如,A女与B男结婚,夫妻感情很好,B男在一次商业广告中需要一笔钱,A女以自己的名义向外借款七万元并交付与自己的丈夫,夫妻双方未交接收据。在离婚诉讼中,丈夫以妻子所借的款项为自己所借不存在夫妻共同债务或丈夫个人的债务因此否认收受妻子的七万元。根据法律规定“谁主张,谁举证”的民讼举证规则,主张权利的一方必然要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根据法庭精神只能以证据充足,确凿作为开庭的基本理念,不可能支持无证据证明的诉讼主张。事实上,往往主张夫妻共同债务的一方对家庭的责任、贡献远远大于另一方,但是在判决后的审判结果却反而对他不利。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法院判决的结果虽凭证据,但是未能合情合理、公平正义留下不良的社会效果。
  (二)成因分析
   1.外因
  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经济生活日益丰富,所拥有的金钱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复杂,使得法院审理离婚案件的难度越来越大。首先,私营企业、个体企业越来越多,夫妻共同财产在离婚分割时的标的额增大,以往审理一般离婚案件时,往往适用简易程序,但目前有许多案件因为所涉及纠纷的夫妻共同财产数额巨大而不得不用普通程序审理。其次,在离婚案件中,消灭证据、隐瞒财产的情况越来越多,对审判司法工作中带来一定的困难,内容复杂、具有牵连性。第三,夫妻共同财产从以往单纯的金钱和实物发展到今天的股票、地产、知识产权等有形或无形的财产,种类繁多,法院处理起来难度日益增大。
离婚后夫妻在处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债务以及子女的教育、医疗、健康、抚养问题,是当前审判活动中最核心、最关心的内容,然而为了解决夫妻双方在债权债务关系,子女抚育问题,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等相关司法部门在千方百计,尽职尽责,想尽一切办法提高司法质量,搜索有利的证据,在每一次司法实践中都可以得出不同的审判结果,这些审判结果经过总结,整理,进一步去研究和探讨离婚后夫妻共同债务的复杂性,牵连性,主要原因有,第一,社会的快速发展,丰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对于所追求的利益格局多种多样,直接影响审判活动的简单、明了、方便的具体要求,人们在不损坏自身利益的情况下追求更完美,更轻松的生活,提高人际交往关系,推动家庭与个人,个人与夫妻之间的利益关系,造成由简易程序不得不转为普通程序。第二,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生活的需要对外发生债权债务关系,以夫或妻的名义提出借款要求,在第三人不知款项适用对象的情况下,夫妻双方提出离婚,解决利益分割问题,又是一个难点,如果夫或妻未在借条上出现名字的那个人不承担清偿义务,直接导致损害第三人的利益,也对司法审判活动带来极大的讼累。第三,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追求浪漫,轻松的生活,暂时不实行计划开支,平常生活所需的必备物品,随手随买,要什么买什么而发生的各种利益冲突,不实行账单管理,财务记录,走到离婚的地步,很难界定财产的良好分配,对外承担清偿义务,仍然给司法实务部门带来压力,解决这些冲突不得不出动所有人力、物力、财力而产生的很多资源浪费,仍然是当今社会夫妻离婚后处理共同债务复杂的重要原因。
  2.内因
  (1)我国现行婚姻法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立法松动
  随着科技时代的逐步推进,我国司法领域,各个审判程序有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为了每年的日常生活需求,有关司法部门专门公布很多法律条文,涉及到民事、商事、刑事等,新修改后的法律文书,内容多样,关系复杂,在以往内容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很多内容,在夫妻共同债务的判定上法律规定夫或妻一方对外负债务原则上为夫妻共同债务,除非第三人知道夫妻双方约定为夫妻分别财产制,以及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该规定对维护交易安全、保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有一定作用但仍需要进一步去完善和建立健全法律文书。
  (2)未规定日常家事代理权
  夫妻双方对分别财产制的约定以第三人是否知道作为制度衡量的标准,在现实生活中夫妻参加商事经济活动十分频繁,为了更好的保障债权人,以及夫妻双方的合法权益,有必要在《婚姻法》中制定日常家事代理权制度,像西方很多国家都已经很完整的设立日常家事代理权,为了更好的运作夫妻双方的财产分割情况。日常家事代理权起源于古罗马法,是指夫妻因日常生活的需要而与第三人发生交往行为的或法律行为的应当视为夫妻双方共同的意思表示,并由配偶他方承担连带责任的制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司法解释(一)》第17 条确立了家事代理制度。即在日常生活范围内,夫妻双方都可与第三人进行民事行为,且夫妻一方所作的意思表示,视为夫妻双方共同的决定;在非日常生活领域,夫妻一方与他人所为的负担行为,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共同向外作出意思表示,夫妻另一方不得在事后以不知道或不同意为由进行抗辩。
 
  三、完善离婚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与处理的路径 
  (一)加强立法
  1.构建婚姻法与司法解释相统一的法律体系
  为了更好的运转司法审判活动中的每一个环节,解决婚姻关系中的债权债务情况,借鉴相关法律条文,提高工作效率,以现行的婚姻法与司法解释,观点不统一,内容无联系,虽然在运用过程中按照一定的规定有先后顺序,主次之分,但是解决离婚后夫妻共同债务等仍然困难重重,分歧连连,所以有必要构建婚姻法与司法解释相统一的法律体系,比如,《婚姻法》第41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付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显然光靠这个规定不能解决一切问题,进一步去借助相关法律解释,在《婚姻法解释(二)》第23条,债权人就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向债权人的配偶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的除外。所以在制定法律文书的过程中,双方相互讨论,说明情况,合理有效的推出法律体系,搭建双方相互督促,相互发展的交流平台,从而推动司法工作效率。
  2.对已经形成的一些法律规定进行修改或废除
  社会的发展必然会导致已经形成的一些法律规定用不到或用途少,反而产生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在这种场面下,做为有关权威部门,制定和修改法律文书,从根本的角度去出发,实事求是、科学规划,用不到的法律条文,可以彻底废除,做出相应的适合社会发展的法律规定。比如,夫妻双方在分居期间,可能会丧失夫妻间的信任,为了避免一方所负的债务,夫妻双方同时负连带责任的情况,合理构建夫妻一方在分居期间的债务防卫权,切实保护夫妻一方的合法财产,有必要修改或废除相关法律条文。
  (二)确立日常家事代理权
  法律在设立日常家事代理权进一步去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规定夫妻的连带责任,使得任何一方不得以各种借口逃脱责任。同时,为了满足夫妻在日常生活中处理复杂多样的家庭事物,以便更好的维护夫妻利益,保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有必要增设夫妻日常家事代理权,这有利于平衡夫妻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求。也为人民法院正确、公正地处理夫妻共同债务奠定基础。无论夫妻任何一方处于什么样的心态,对外产生债务关系,另一方是否知晓或者是否追认,不会对连带清偿的义务产生任何影响,正常按照有关法律的认可,负有连带还款的义务。这是符合我国大陆法系的日常家事代理权的相关内容,夫妻对于日常家务,互为代理人。而英美法系国家在夫妻日常家事代理权的制度上,主要认为,只要是发生同居关系,法律就会自动赋予一种家事代理的权利,显然两大法系的观点有所不同,但这种制度早已在西方国家开始实行,因此,我国《婚姻法》中有必要增设夫妻日常事务代理权。
  (三)构建夫妻财产补偿制度
  夫妻财产补偿制度在国外很多法律条文都已经有明确的规定,比如《法国民法典》第1412 条、《德国民法典》第1467 条和第1468 条都规定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从共同财产中取得收益,或夫妻共同财产偿付了夫妻个人债务的,应从受益方的个人财产中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补偿。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因某种利益关系获得了收益或者双方在共同生活的过程中,另一方对外产生债务关系,有夫妻共同债务来优先偿还的情况,离婚后获得收益的一方或清算共同财产的按照协议要求,实际情况分别处理,分别补偿。对于这种制度更好地运作司法审判效率,更好地处理离婚后的夫妻共同债务的偿还义务,把结欠的财产或要补偿的财产一一列出来,进行总结达到前所未有的司法效率。因此,在未来的司法工作中非常适合财产补偿制度,在不同的婚姻共同债务中,把财产补偿制度的期限、量度、方式等合理的进行规划,从而达到更完美的补偿效果。
  (四)强化宣传教育
  在当今社会我国因很多公民法制意识单薄,从历史遗留下来的很多风俗习惯与司法审判工作产生矛盾,存在很多分歧现象,从而逐渐下降司法审判效率,发生案件的次数越来越多,特别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发生的债权债务关系也越来越多,而离婚后这些利益关系直接涉及到,全民法制意识,广大司法工作者的审判能力等,所以当前最艰巨的任务就是宣传法制教育,以公检法三种机关作为当今社会司法领域的守护者、继承者、宣传者结合社会的发展做出有利可行的政策措施,向群众宣传法学知识,特别是一些经济比较落后,信息来源薄弱的地区,让他们多了解法律知识,平常因为一些利益关系所发生的交易行为,正式触犯了法律制度,当然对婚姻关系所发生的纠纷内容产生疑难或者简单证据证明力,对司法审判工作和保护自身合法权益具有重大的作用。

【上一篇】  论金融借款纠纷的法律适用
【下一篇】  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利率保护的思考